毁人求不卷

APH荷哥/全职莫凡

Aesthetic discussion

醉子:

Aesthetic discussion
美学研究

配对:Jaydick
分级:PG
梗概:关于夜翼屁股的美学问题。

旅游回来啦xdddd!放个在火车上写的弱智脑洞xdddd
真的很无厘头的感觉xdddd大家食用小心wwwww
以及lof真心捉摸不定…我发了差不多三十次才避开敏感/词发上来(x

如何判断某人的身材是否完美?
星球日报哥谭分部娱乐版“夏日清爽海滩专题”中提出的问题激起了所有订阅这份报纸的人的讨论,谁的身材才叫做“完美”?的互动统计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报纸贴心地给了几个选择,哥谭王子,拥有这间报社的Bruce Wayne当然在榜上,他的长子Dick Grayson同样占据一席之地,剩下的就是一些名媛公子,如果说谁是例外的话,那就还有个当事人永远不可能同意把照片放在这么花花绿绿的一页上的蝙蝠侠。
读者电话在半个星期内被打爆了两次,大家最热门的选择对象是Bruce Wayne,其次是蝙蝠侠。电话投票基本没什么悬念,除了一个经常打电话来投毒藤女的女孩,其它都顺利进行。但是网上论坛早就为这个问题吵翻天,各种关于Bruce Wayne的阴谋论层出不穷,还有人给他列了一份相关表格,上面涵盖了他其实是她到他原来是它的不下五百种猜测,厌恶Bruce Wayne的人想用这些来拉低Bruce的任何方面支持率,但是他们忘记了一点,无论怎么吵,Bruce Wayne都有着是哥谭著名的好身材,拜极限运动所赐,当然。
所以哥谭的主人赢得了这场投票,Wayne在星期三的颁奖礼上致辞,感谢别人愿意把他和他的孩子们一起放上去。人们哈哈大笑,在玩笑话都讲完之后才想起他说的儿子Dick Grayson这次有多惨,被爹地抢走完美身材的奖项,这种荒唐事估计只会发生在韦恩家。
在这场风波过去之后,隔壁哥谭的姐妹布鲁德海文不甘示弱,有人在网站上发起了一个奖项,哥谭投过完美身材,布鲁德海文决定将焦点集中于某个部位,“第一届最棒屁股评选赛”就这么正式开始,胜者能收到不知道谁友情赞助的两公斤职业装闪粉以及一套脱衣舞服饰,半个月投票过后,一套脱衣舞服装和高质量闪粉就摆在了夜翼最经常路过的房顶上。
这就是为什么整个城市都在讨论关于身材的判定界线,或者更直接的,关于一个人臀部是否满足大众审美的判定方式。相当大一部分人对这个结局表示质疑,你们看,夜翼不是跳脱衣舞的,夜翼也从没站在那让人看清楚他的屁股过,怎么就有人会觉得他有一个好屁股呢?要我说,发表那条评论的网友表示,分区警局里有个警察才是最佳屁股,手感好,柔软,而且拍了也没被打。
在电脑前的红头罩高深莫测地微笑,网络世界就是好,他喜欢这种讨论氛围,即使他们是集中在他男友身上的,没关系,他能足够大度到不在乎。所以他没黑掉那个论坛,相反,他查了那个人的IP地址,在深夜给了他一次爱的拜访。
这件事本来就应该这么过去,奈何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另外的某种令人难堪的谣言,为了反对奖项颁给蒙面义警某些人无所不用其极,“谁知道那些家伙的身材是不是垫出来的?”有人尖酸刻薄地将这些话语在街头散播,“没准夜翼屁股上垫了那种Gay酒吧门口的人垫的海绵垫子…我是说,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他的屁股看起来那么大?”
夜翼至今除了收到异常色情的皮革脱衣舞服装和闪粉之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直到在他某天手持双棍挨个敲击小混混脑壳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些风声,“你说什么?”蓝条纹的大鸟轻松单手提起其中那个紧紧攥着手机的人的领子,“你在录什么?”
一切都晚了,夜翼没能拦住那个视频录制同时上传网上,瞬间复制传播,每个人的社交网络上都能看到这样的半分钟短片:击打声,吼叫声,尖叫声,最后手机掉到地上,刚刚好只能拍到夜翼的下半身,他臀部的弧度在仓库昏暗的灯光下笼罩上暧昧的反光。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整个城市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这位当时获了奖并且把奖品扔了的布鲁德海文特产身上,闲着的人总比有事情做的人要多,他们凭借蛛丝马迹从夜翼以往难得被拍到的照片上找到些能证明他到底身材好不好的证据。这很难,不过当很多,很多人都致力于这么做的时候,这变得没那么难了。
很快,越来越多的照片占据了互联网论坛首页,清晰度有高有低,是真是假也有各种说法,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这绝对是满足眼福的盛宴:大腿,屁股,小腿,上臂,腹肌,蓝色在照片上断续着蔓延,这是一场打着夜翼tag的狂欢,几乎只有两三个小时,关于布鲁德海文义警的消息就传遍整个城市拿着手机刷论坛的年轻人,看八卦小报的中年人以及酒馆里和别人聊天的老年人耳中,所有人都知道了夜翼有个好屁股,所有人都用夜翼的好屁股开玩笑而不害怕被本人堵在小巷子里暴打一顿,甚至已经有GV公司看准时机贴出了夜翼相关的新片海报,上面最显眼的当然是某个部位。
对于这些内容Grayson警官摇摇头喝了一口咖啡,“你为什么那么在意?”他对和四五个嫌疑犯一起坐在长凳上等他下班的男朋友这么说,“拜托,人们总会转移注意力的,何况夜翼真的有个好屁股。”
所以当事人还是对这个评价挺骄傲的,他的男朋友了然地抢过他的咖啡一口喝完。
在布鲁德海文小警察用他漂亮的蓝眼睛做了个无奈的眼神同时,一场风暴正在暗中酝酿。作为“有事干”的那些人,奇奇怪怪的爱好总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次的风波刚刚好给了另外一些很闲的人一个千年难遇的机会,他们发誓要通过这个机会登上布鲁德海文的历史舞台。
在Dick Grayson和他男朋友比赛喝啤酒的时候,他们在观望,在Dick和他的男朋友微醺的时候,他们在制定计划,在Dick终于和他的男朋友在洗手台上干起来的时候,他们在集结。而第二天,当夜翼经过民间认证的完美屁股带着淤青包裹在紧身衣里时,他看见了这个组织带来的惊喜。
为什么,谁能告诉他,夜翼制服下的Dick Grayson在距离事发地五百米的地方就已经将近崩溃,为什么,楼顶上,会有他的标志,还是用蜡烛摆出来的?
在思索了三秒没人会向夜翼求婚之后,他松了口气掏出望远镜想看个清楚,只需一眼差点让他把梗在喉咙里的灵魂吐到地上,这简直是一场送命的夜巡,夜翼把望远镜拿下来平复呼吸,他不忍心再看上半眼。
楼顶上还有人举着牌子,不是一两个,不是三四个,而是他妈的十几个,牌子上还写着“永远爱你”和由粉红色小纸花围成的心形中的“夜翼”。
夜翼,面对诸多大场面都从未退缩的真英雄夜翼,选择迂回地面对自己粉丝团,简而言之,他溜了。
接下来几个星期中他又遇到这些人三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组织严密分工精确,会对着不堪热情逃跑的夜翼吹口哨,俨然邪教做派。夜翼也的确怀疑过他们是不是邪教,他还花了一个下午用警察局的电脑混进这些人中间,当问及为什么要对夜翼这么做的时候,回答都只有一个:“因为爱。”
跟着蝙蝠侠干了这么久他们从未遇到如此诡异之事,于是夜翼和红头罩这两个前罗宾用某个他们满足完生理需求的晚上好好谈了谈应该怎么办,“你说,这样我应该怎么办?”夜翼像个故作忧愁实则在向心理医生做无用炫耀的甜蜜蠢蛋,红头罩用白眼和乱摸的手回答了他。
又过了半个月事情开始逐渐失去控制,某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夜翼扯着绳索荡过一条永远不塞车畅通无阻的路口时,闪光灯差点吓得他松手坠落,如同雏鸟夜飞时被强光击中眼睛,他在换上另一条绳索来到大楼对面后大腿还是发颤的,他想过一千零一种死法,就唯独没想象过在飞行中坠落,然后被夜晚非法赛车的人碾成公路上的小鸟肉饼。
他没法再放任他们这样干下去,他们已经开始对夜翼造成了负面影响,Dick试图让这件事好办点,就像他经常对家人用的,一个没有那么偏激,不包含手枪子弹炸药包的方案。
他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在那个论坛上发了帖子:“大家有没有想过,夜晚开闪光灯拍照可能会对夜翼有影响?”
反响出乎意料,他甚至还没列出二十八条坏处,他的粉丝团们就开始制定了严格的规范,其中包括他最希望的“不在夜翼荡绳索的时候用闪光灯拍他”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别给夜翼送带有色情意味的礼品”,但是总的来说,他的确得到了一些好处,以及一个充满各种零食的大礼包,可惜里面没有麦片。
就这样相安无事相处了大约半年,下一阵暴风雨正在夜翼粉丝团逐渐壮大中酝酿。
在小学高中里,如果你说喜欢某个歌手的话可能会招来关于你品味的大讨论,但是如果你说你喜欢夜翼的话,多坏的小孩都只能回上一句“他挺酷的”,或者再恶毒地加一句“一看就是个基佬"想起到些污蔑作用。这基本上算是个保底答案,无论怎么说都有驳回的余地,这个事实从侧面反映出了布鲁德海文的“夜翼文化”有多么普及,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直的人永远辨别不出谁是或者不是基佬。
大家都喜欢夜翼,有一段时间夜翼变成了吉祥物,有人开始凭借想象以及少得可怜的视频图片和目击证人口述来描绘夜翼的脸,和屁股。“他一定拥有一双蓝眼睛天啊他简直太棒了身材还那么好”网友们这么说,说的同时还以一天上千楼的速度讨论夜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有一天,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
夜翼经过一场痛苦的缠斗,一瘸一拐地离开码头,他听见停泊的渔船上一声“天啊夜翼!”的尖叫之后,闪光灯就把他的后背照了个一干二净。
夜翼一瞬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好像被人看光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不过他全身又累又疼,所以他做出了让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没把相机抢下来。
这位照相的兄弟显然不是粉丝团中的一员,作为需要在河里抓鱼赚工钱的人,Jake先生不属于没事干的人的范畴,但是他也知道夜翼,却不太喜欢他,因为,呃,他觉得没人会穿身情趣橡胶衣在深夜乱跑的,如果有,那么那个人绝对不是好人,暴露狂或者夜翼,在他看来没什么区别。
所以Jake先生在卖掉这张照片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新手机拍出来的背影照清晰无比,充分表达出了夜翼被别人打过一顿之后的落魄样子。为此他得到了一千美金,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过他很可能没猜到为什么报纸要花钱买他的照片。
那期报纸多印了三倍还脱销,哥谭都有人赶来购买这八卦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章,“夜翼专期”,他们选出了这样的噱头,和隔壁城市在网上炒到两百美元一份的绝版“蝙蝠侠专期”完全没有关系。让人决定买不买这份报纸的灵魂就在于封面,报社很聪明地用了他们高价买来的新照片——那张夜翼拖着脚步行走在码头上,制服战损暴露无遗的照片。
当他们提到暴露无遗,他们的意思是基本上你能看见他的屁股和大腿有一大半露在外面。
网络爆炸了,管理员需要限流才能保证服务器不崩溃,夜翼粉丝团的团员们热泪盈眶,夜翼总算没辜负我们的期望,看,我们都说他的屁股是真的,没什么见鬼的海绵垫子或者假体,毕竟那么棒的形状只能出自自然母亲之手,而且诋毁他的人都应该反省自己是不是在现实生活中失意才随意宣泄愤怒,如果是的话,欢迎你在夜翼身上找到新的精神寄托。
而夜翼也崩溃了,蝙蝠侠在通讯器里说“我并不是来骂人的”然后骂了他一顿,Dick稍微总结了一下大概分三个部分:一,你为什么没能把这件事掐死在摇篮里,二,我教你的反侦查方式你是不是和周二坏掉的晚餐一起倒了,三,为什么你不去换上盔甲或者加个披风呢?这样至少你能在整个布鲁德海文面前保住你自己的屁股!
Dick没幻听,Bruce真的说了“屁股”这个词,而且他在说的时候就是代表那个意思。他难得地没和Bruce吵起来是因为这次他知道Bruce说得都对,并且更直接的原因是他没怎么认真听,他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如何用靠垫砸中偷笑的红头罩。
困难总会发生,而你能做的不是回避它而是直面它,夜翼身边的人都告诉他应该这么做,夜翼当然也应该这么做,但是从来没人,即使是蝙蝠侠都没经历过如此大面积的义警新闻潮,Dick情愿他们报道的是夜翼突然道德观念模糊,夜翼突然变成姑娘,夜翼和红头罩搞了…最后一个有待商榷,不过他情愿因此上报纸多过因为好屁股上时尚杂志。
事实说明,夜翼担心得太早,如同前面说的,布鲁德海文里真的有很多闲人。
不知道这个帖子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散播的,互联网的便捷性让它在两个小时后就出现在Dick的手机屏幕上,“你们有没有发现,夜翼好像没有穿内裤?”
Dick想把手机扔出去,事实上他也差点这么做了,但是他在举起手之后改变了方向,看来手机还是比较适合在他毫无同情心此时正在大笑的弟弟肚子上着陆。
他向上天的每个神祈祷这件事能他妈的淡化,就这么过去,他愿意为此今生,不,半生不吃任何垃圾食品,他需要上天施舍点爱给他,至少,最少,让他在屁股和尊严当中保住一个。现在他已经在公众面前失去了前者,就不能行行好别再讨论这些烂事了吗?
不,上天给他的回答是不,而且在三天后用加粗黑体扔到了他的脸上。
最开始是一位喜欢翘班上网的律师写了有充足依据但是就是胡说八道的一篇文章,论“夜翼这种行为能不能构成公共场所裸露罪”,很好,谢谢,Dick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暴露狂了。然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理论充足,法律清晰,这篇文章说服了所有人,那就是最后他点出的那个论点:夜翼构成公共场所裸露罪。
原文荡气回肠,反问排比句式混用让无论原来怎么想夜翼的人都受到了一定迷惑。夜翼身材很好,夜翼制服破了,制服下没看见拳击短裤或者啥三角裤的布料,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有没有穿内裤?
显而易见,如果他没有的话,那么每个布鲁德海文的晚上都会变成色情狂和他阴影掩盖下的舞台——这个事实能吓坏大部分被夜翼救过的善良布鲁德海文市民。
Dick看到帖子后呛到咳出肺来,他趴在洗手台上反思直到Jason把他拖到浴缸里过水,怎么现在的超级英雄这么难…这么难当了呢?他愁苦地想,我那么好,怎么没人想花点时间了解我的内在?他越发失落,男朋友揉搓他头发和不可描述的地方都没能让他精神起来。
但惊喜总在最后,又过了几天,Grayson先生的警局同僚不知道犯了什么病,突然发布了一条差点让Dick把印着“世界最佳男友”的马克杯杯把掰断的消息。
“你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夜翼真正犯罪的证明,”警局老油条拍着显然震惊过度死机的Dick的肩膀安慰他,“没有大佬愿意承认他们是被义警搅和了生意,小混混经常翻供所以他们说的基本是垃圾,他又不像蝙蝠侠那样给所有他打个半死的人盖戳,富人官员也不大愿意承认曾经被他威胁,我们一直没有正当理由逮捕他,”老警察意味深长地笑了,“不过现在我们有了,夜翼犯了公共场所裸露罪,至少我们能抓住他关个十天八天的,如果我们运气好,这很有可能变成十年八年啊。”他满意地叹了口气,徒留Dick一个人面对残酷的真相。
他很有可能将会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因为公共场所裸露罪被逮捕的超级英雄。
让夜翼欣慰的是他的粉丝们仍然爱他,并且帮助他力挽狂澜和舆论对抗。Dick每天靠着这么一点点人与人之间最后的温暖坚持早出晚归,躲避所有掏出手机想拍他的人。现在科技那么发达,都市传说的老路线早就行不通了,尼斯湖水怪要是出来透气都能拍到,夜翼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可惜的是另一条路经过实验也行不通,太多人爱也会惹上麻烦,像布鲁西宝贝,像他自己,开始可能还是甜蜜的忧伤,但是到现在,他全身上下也只剩下忧伤了。
他甚至不敢问问夜晚在安全屋里狭路相逢的红头罩他的制服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设计错误,他知道答案会是被拍下屁股然后在床上乖乖做个被搂住的小勺子睡觉。红头罩不觉得这有什么,红头罩不觉得任何事有什么,红头罩只在乎自己的事,夜翼想来想去也没能用红脑袋的冷漠压制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欲望,他觉得自己的名誉还能再拯救一下,只要他还没被警察因此抓住,他总能逃出生天。
结果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真的陷入了这种麻烦,可惜不是他的同僚而是带着摄影设备的记者。夜翼匆忙地想要在最后的绳索不知踪影后跑离这个房顶,奈何别人不愿轻易放弃,房顶的距离也比他想象得要远得多,所以最后他也只能用手臂挡住脸,快速避过障碍物和跑得比谁都快的西方记者,在对方抛出从“您觉得布鲁德海文的犯罪率下降是你自己的功劳吗?”到“你到底穿没穿内裤?”的问题时用“不接受采访”和“无可奉告”轮流回答。
至此夜翼开始了处处小心躲避的生活,他每天经过布鲁德海文的大街小巷就像趴伏着准备袭击目标的大猫,每伸出一次爪子都要担心是否晚些吃不到丰盛大餐。他的效率也没低多少,但这的确让他成为了惊弓之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踩到的塑料瓶子吓得窜上墙,只因为那听上去像快门声,还是连续的快门声。
不久这种状态就被改变了,不是夜翼决定直起腰把每个探讨关于他某个身体部位的人都打一顿,而是布鲁德海文的大案子让他不得不增加出场率,有时黄昏他就要换上制服开始巡逻。他的粉丝团很高兴看见偶像重新寻回自信,他们仍然为他呐喊,夜翼却没次都飞快地逃离他们的视线。
在红头罩不情不愿却仍然格外有用的协助下,夜翼痛痛快快玩了一把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案子走向尾声,布鲁德海文步入寒冷的十一月,夜翼满足地把最后的材料放在警察局长的桌子上,从通风管道离开后跃上整个城市第三高的钟塔。皑皑白雪覆盖着他的城市,他的家,也许还有他的起源与终结,他半蹲下享受片刻的宁静,全然不在意冬日的雪花悄悄飘进他的头发。
现在的自己肯定看上去棒极了,他抽出千分之一的脑容量这么想,怎么就没人在这个时候拍他呢。
然后他就听见生活终于决定善待他的微弱快门声。
夜翼再次登上布鲁德海文报纸头版,“血肉守护者”,他们这样命名那张照片。夜翼和旁边的滴水兽相互映衬,在布鲁德海文厚厚的黯淡白色云层下纷纷披上霜雪外衣。文章说不上多震撼,照片拍摄得也有些模糊,不过这的确让人们的热血冷却的下来,就像那个大雪中的平台,也许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上面显示出了夜翼留下的,除了一系列网络帖子之外的清晰痕迹。
人们想起了他做过的好事,也许是出于那么一点点的愧疚或者是这个八卦早就过时,他们没再提起旧事,而是干脆地,将眼光转向了新的方向。
“你知道吗,”用肩膀夹着手机接听Jason购物指令的Grayson警员被饮水机旁的窃窃私语吸引了注意力,“哥谭又举行了那个比赛,这次老Wayne的儿子掉到了第三…你知道谁第二吗?”他们刻意压低声音,“没错,就是那个'你知道是谁'!哥谭人真胆大,网上的人他可能能听见任何人叫他的名字,哥们,我是不信的,但是就这样他们还敢玩,也是不要命了。”
老Wayne的儿子微笑,忘了记下购买意大利面和烧烤酱等等好几条内容。流言总是生生不息,此起彼伏,不过Dick现在终于走出了这个漩涡,而Bruce能应付这个,他知道,因为他是“你知道是谁”。
Dick很高兴这次讨论能渐渐平息,为了宇宙,他的屁股和爱。

End

*最后的照片是Tim拍的,文章是Tim写的,找Tim来帮忙是Jason干的。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