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人求不卷

APH荷哥/全职莫凡

[蝙绿/BruceHal] 无法退回的礼物(上)

Slyhal:

前排表白赞美洛九!感谢她写出了美好的Make It Right和韦恩的花园带我入坑,她让我无法思考其他cp。我所学过和可造的所有言语在表达爱意面前似乎都不够使用。


简介:Bruce去海滨城锻炼社交能力,却和Hal在酒吧里比起了飞镖。谁会赢还不一定呢。
弃权:错误全归我,让我为他们不属于我而痛哭。官方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机会搞起来。




他起初并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披着Bruce Wayne皮时的猎艳人生和愉快经历,根本不会包括怒气冲冲地在酒吧和Hal Jordan大打出手。
他带着友情建设的社交意图而来,却显然对和女性调情更加轻车熟路,并且兴致大发时完全无视身边的男人越发难看的脸色。


这导致Hal不怎么客气地攀上了自己的肩膀以示警告,紧跟着蝙蝠的格斗本能就占了上风,两人扭打成一团。Hal还算有点技巧,自己没占到什么便宜。但绿灯侠丝毫不计后果,在擒拿手法下顺势转了个圈,接下来就孤注一掷地用同归于尽的力气,拿着头骨磕上自己的鼻子和脑门。蝙蝠侠眼睛里顿时冒出了无数星星,只好吃痛地放开了对方。


在一阵生理泪水和耳边轰鸣里,他听到Hal Jordan委屈地大叫他是个神经病,仅是拍了拍肩膀就被赏了个过肩摔。今天这个架一定要打!


“再来一轮?”Hal不甘地活动了下自己,做出一个扔手套的姿势,看起来马上就要风度全失地掐上去。即使刚才的撞击也让他失去了平衡感。


“换个方式如何?”Bruce被Hal的顽强头颅撞的有点心有余悸。他决定不再肉搏相见。毕竟是在海滨城,而且刚刚抢了妹子注意力的也是自己。
阿福建议他多跟联盟里不熟悉的朋友走动,而Brucie携带着自己唯一的社交本能来到这里交朋友,却卷走了某人正在讨好的姑娘——简直是团队建设的经典毒药。


Hal双臂交叉,胡乱地扯着规则,“外乡人,你准备跟我谈谈地盘规则吗。在我们这里打架可不是想停就停。你想怎么玩?”


“哦,飞行员先生,我想玩的可多了,”Bruce微微一笑,“但是这次由你来决定。利用酒吧的环境,搞场友好的小型竞赛怎么样。”


“不许在这里玩斗殴。”酒吧老板威胁地扬了扬拳头,“也不许搞竞赛,我一点好处都捞不到,每次都是我给你们这群酒鬼收拾烂摊子。”


“比利,别那么严肃,”Hal向老板挥了挥手“我来请大家喝酒。如果砸烂什么东西接下来一个星期我帮你做免费酒保,保证顾客黑洞都拉不走。”


Hal环顾四周,试图猎取合适场地和项目,露出一个笑容。他指了指背后的飞镖盘:“Pretty Boy,就比赛扔那个,怎么样?”


Bruce刚见证了Hal驾轻就熟地化解阻力,接着就目睹了他用飞镖把自己拉入了又一场尴尬。绿灯侠的志在必得使Bruce几乎要忏悔,他不该占一个一无所知人类的便宜。


大概是和什么人做朋友太久会产生误解。比如,超人躲过几块迎面来的陨石就觉得自己闪避点数飙升。而和奥利关系太近则让Hal同样误觉,凡是浑身绿色的人,都能有无懈可击的准头。本来无伤大雅,可糟心事来了,对友情的盲目信心甚至使他决定和一个夜夜甩蝙蝠镖的人比赛谁扔的更准。


“怎么,怕了吗?”Hal挑衅地说,吹嘘起好友来一点都不含糊,“我可是跟着全球最厉害的弓箭手学的瞄准。”


“怕你后悔。”Bruce解开了大衣,放出来条件,“如果你赢了,今晚酒吧的所有账单我来买,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如果我赢了,酒钱依旧我付,当作场地借用费。同时你要送给我一个我无法退还的礼物。”


酒吧里顿时活跃起来,几个空军哥们在后面起着哄,“Highball上吧,哥们几个帮你把这小子喝破产!”


Bruce的表情就像被什么娱乐到了。


果然不仅是绿灯长久外派任务粗了神经,空军营里也对花边新闻的爱好不高。哥谭王子的名头一但出了城,就变成了无人理会的路边野花。


Hal接受了。他对赌注毫不在乎,只是想让这位看起来金贵又无聊的人得点教训。
酒吧里为免费的酒而欢呼,人群主动清理场地。


曾对Hal全神贯注的女性向Bruce飞了个好运吻。Hal看起来为这场竞赛全神贯注,根本没有留意那位女士的举动。


两位英俊的青年为自己在酒吧里大打出手,最后不得不用飞镖定输赢,简直像是浪漫的骑士文学会出产的少女小说——虽然自己并不在标的里,但同伴眼里的嫉妒,足以让她昂首挺胸地猫步回围观人群。


“我们就按最简单的规则玩,谁更接近红心谁就获胜。三局下来综合计算。”Hal带着勉励新手的微笑向Bruce宣告自己会手下留情。


Bruce扬起了眉毛,哦天哪,他和他无休无止的自信和凄惨的好胜心。


飞镖投掷大概是酒吧最为历史久远的游戏。这间酒吧的飞镖盘是最老式的镖盘,看起来无人问津很久,连悬挂的细绳都有磨损的迹象,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断。


它仅有色块分区,并没有电子计分仪器,也就是说Bruce只要扔的更靠近靶心,就可以让Hal没有那么难堪地输了。


每个人手里都抱着一杯酒,等待两人比赛开始。


“开个赌局吗?”老板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倡议着,立刻被两位当事人拒绝了。


“所以,谁先来?”Hal摆弄着自己的三根飞镖,试图感受它的自重以便测算偏转数据,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


“你是主场。主场优先。”


Hal装作笨拙地比划了一下飞镖,甚至还像模像样地抱怨了一句手感。然而物件脱手后,第一发正中红心,略微偏了点。空军阵营爆发出一阵欢呼,Hal用不足挂齿的表情摆摆手示意停下,甚至想要欢饮一杯。


Bruce站在起始线,瞄算了一下距离,第一只镖轻松地扎入了Hal飞镖的上方。在圆盘下,的确要离靶心更远。


“认输吧,外地人!”有人发出了嘘声。
“这不太公平,鉴于我接受过专业人士的指导而他没有。”Hal好心地向后撤退了三米,几位女士对Hal的举动指指点点表示赞赏。


后退了三米的Hal第二支镖插在Bruce第一次射入的位置附近,看起来还不赖。


Bruce默默地后退到了Hal的位置,向Hal友善地一瞥,甚至没有全神贯注地瞄准,第二支镖沒入了第一次Hal投掷的位置。人群的欢呼对象从Hal转向了Bruce。


现在他们平局了。


在第三轮开始前,Hal和Bruce为之争风吃醋的女性站出来表达了不满。
“嗨,只扔飞镖好无聊,最后一局,我们加重赌注吧。谁赢了,就从我们这几个朋友里选出一个最美的热吻三分钟好吗。”这位黑发美人真的很会把注意力重新引到己方。


Hal眨了眨眼,周围一群美女正期待地看着他,飞行员欣然同意。旁边的空军同伴发出羡慕的声音 。


Bruce关注着Hal的期待表情,低头想了想便承诺:“我没意见。”


Hal看起来求胜心混合着挑战欲,最后一掷又向后退了三米。之前投掷出来的物件悉数挂在镖盘上,摇摇晃晃地等待着最后两支小伙伴加入进来。
说来也奇怪,酒吧本身应是个人和小团体社交的场合,然而一但发生群体事件,人群的群居性就会觉醒,界限被打破。不甚相似的人会由于同种事件聚集在一起。周围安静了下来,人们甚至不再从杯中啜饮,专注于两人最后一局。


这的确超过了他的常规射程的准头距离,他的确没什么把握,但是这才是酒吧的正确玩法不是吗。喝废的一塌糊涂,捞上美女调情,和某人大打出手,最后醉醺醺地反转取胜——在醉意中战胜自己,这才是全部含义。他在赌桌上的运气就很好,飞镖盘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他摆定了姿势,沉着地吸了口气。


加油Hal!不知道谁喊了一句。Hal烦躁地走了神,他甚至还不知道和自己针锋相对一晚上的人叫什么。
最后一支投掷出去,稳稳地没入红心正中央。


“Yes!”惊讶的喜悦也是真实的。同来的伙伴兴奋地几乎要掀了桌。


常理而言,不可能比正中红心更近,除非对方可以用飞镖劈开自己插入的那支。看起来胜利在望,几个姑娘已经忸怩地推选亲吻人选了。


“别太有压力,”Hal经过Bruce时说,“输了我也可以请你喝一杯。”


Bruce全程观望Hal的表情变化。却更在身处兴奋人群里体会到,来这里是个错误决定。


是,是他建议两人比赛。但他没办法真的去享受这个。为某场竞争欢呼,在某次比赛里感到真心的求胜欲强烈,为某张美丽的脸做出错误的决定——这一切都离他过远。他体会不到这种事的意义,也不能放松地投身于日常的大笑却不去对原因追根究底。


但这个神奇的人物明白。Hal Jordan始终是他最为感兴趣的人——如此的不可控和出乎意料。他几乎能肯定对方的生命中,甚至仅是住宅里就存在着一大把麻烦和琐常的俗事。然而那好像根本不会困扰他,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继续开着玩笑,晾着胆,喝着酒,意志坚决,将自己推至边缘,夺取一个个微不足道的胜利,就像他会力挽狂澜地拯救一个星球一般简单和肯定。


他仅和Jordan对视了那么一小会,就决定为了让他享受胜利,自己将会放水。胜负对他而言无关紧要,他希望现在就能退出,放着Hal Jordan获胜,去过无忧无虑,毫不在乎的日子——总有人该去过这样的日子,如果他做不到,至少别人可以。


“该死。”Hal Jordan经受住了史上最艰难和最扫兴的对视,他难以置信地咒骂出声,不敢相信刚才这位给了他一个在蝙蝠侠那里也没得到过的言说不得的眼神。


那么一瞬间,他和这位突然阴沉下来的阔佬心意相通了——这个人将不再好好玩这个游戏的直觉涌了上来。那种这一切都不够重要的表情败坏了Hal的竞争欲。竞争本身就是为了乐趣,如果对方不能享受其中,还有什么意义。


“别!”就在Hal制止的瞬间,Bruce扔出飞镖。


久经风霜和岁月蹉跎的细绳终于在巨大的压力和眼光关注下崩溃了,它绝望地一跃,把自己支撑了多年的老伙计甩在了地上。飞镖盘爽快地从墙壁上滑下。


Bruce的飞镖视若无睹地飞速驶向终点。它径直地向着墙壁飞去,被顽固地反弹回来,坠到了地上。


“天呐,”Bruce带着演出来的惊讶,“瞧我笨拙的手法。你赢了。”
酒吧里一片寂静。这个结局谁也没有想到。


“我赢了。”Hal Jordan做梦一样重复。


老板晦气地叹了口气:“这还是我爸爸挂在那里的,你们这群小兔崽子。”


一位好心人把这件宝贵的家族继承物品小心地捡了起来,重新挂在了墙上。


“获胜时间Hal!”旁边有人提醒。


Hal看着对方结账的孤单身影却有点不在状态。他总有一个毛病,看不得别人愁眉苦脸,一看见这号人物,如果躲不开,就一定要凑上前去询问他能做点什么。意图帮人的念头一旦出现就很难根除。Hal遗憾地看着在旁边等待亲吻的美女,叹了口气,拉住了结完账想离开的哥谭人。


“哦别慌着走。我可以提一个要求是吗。这个要求是,你将接受我获胜的奖品,并允许我送你一个‘无法退还的礼物’,作为海滨城夜游的奖励。总不能让蝙蝠侠听到我们欺负一个哥谭人吧。”Hal总算听出对方的口音来自哪里,祭出哥谭至宝来扑灭同伴的反对。


毕竟,蝙蝠侠应该是个全球级别的恐怖名词?


事情反转太快。在Hal的要求下,需要领取战利品的人变成了Bruce。


“定义一下‘无法退还的礼物。’”Hal罔顾了周围人群的抱怨,打定主意要让对方也享受一顿乐趣,“来带走你的战利品吧。”


Bruce略微吃惊地估量了对方的决心,倒接受的毫无障碍:“吻留到最后。我先拿礼物。无法退还的礼物意思是,我不能转送出去,也不能真的拿走。除了得到的瞬间,甚至都不能真正的拥有它。”


Hal Jordan看起来被这番话完全地弄糊涂了,他挑了挑眉毛:“你是准备让我也给你一个热辣的吻吗。”


围观人群爆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大笑,空军几个老爷们硬汉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倒是几位姑娘发出了惊喜的尖叫,疯狂地拍着旁边的人,快看,今晚最性感的一幕要来了。投飞镖?太蠢了,充满了荷尔蒙的互相压制,我们更希望看两位帅哥相亲相爱啊。


“不。当然不是。”Bruce非常认真的说,“我在
说,你,要给我跳一支大腿舞。”


掷地有声。


Hal兴高采烈地跟上了对方的话却一时间有点受伤,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居心叵测的邪恶人物心软!


此刻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必定是无价的:混合着灾难,震惊,后悔和难以置信,最后定格在自食其果,慷慨赴死和大义凌然上。


因为他是绿灯侠,他……他无所畏惧。


他思考片刻走向吧台,端起两杯波本从容地灌了下去。紧接着气势汹汹地把这位好整以暇的公子哥推入了椅子。


Hal撩乱了自己的头发,坐在对方腿上。


他主动解开了Brucie西服的几粒扣子,拉了拉领带凑近说 :“那好吧,甜心,今夜奉陪到底。”


“可以。”Bruce舒服地调整了姿势,“我有个问题。你不需要换一身衣服吗?”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Hal凑近了对方的耳朵,生疏地蹭了蹭大腿。


“布鲁斯•韦恩。”


“好的,”Hal柔情蜜意地说,“听好了,见鬼的布鲁斯•韦恩。做白日梦去吧,我死都不会去换衣服的!”


TBC

评论

热度(124)

  1. 涛动~鹰飞Slyhal 转载了此文字
  2. 毁人求不卷Slyhal 转载了此文字